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情感天地

4岁女儿丢失我伤心过度患病,30年后竟在朋友衣柜发现她踪迹

时间:2018-03-05 15:16 编辑:每天读点故事 类型:情感天地 阅读量:286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风雨同程 | 禁止转载

1

“不好意思,您再稍等一下,下一位就是您了”,前台小姐端来一杯水放到杜若的面前,歉意的说道。

杜若不在意的点点头,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,她是这里的老客户了,也知道这家心理诊所的火爆程度,有时候预约了也要等很久。

其实杜若并不如何相信心理咨询,来这里最初是因为老同事的请求,这位心理医生是老同事的儿子,爱子心切的老同事巴巴的求她装病来捧一下场,以免诊所生意太清淡儿子灰心。

“每周就去一次就好,也不用干其他的,就谈谈心就好。”面对老同事恳求的目光,杜若心中不忍,便答应了。

“轮到您了,您进去吧”前台小姐过来通知,她有着一张宛如孩童般圆润的脸庞,笑起来有种不知世间愁滋味的感觉。

如果当年自己的女儿没有走失,现在也差不多这么大了吧,杜若心中暗暗想到,女儿的丢失是杜若一生的心结,也是她和医生的主要聊天内容。

“小梅是四岁走失的,那天她爸爸有事出门了,她在院子里写着作业,我想着天气比较冷,就去房间里给她拿了一件外套,谁知道出来的时候,小梅就没了身影,我拼命的四处寻找,逢人就问,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,这么多年了,我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,可是始终没找到小梅,我都不知道她该在不在这个人世……”这是杜若每次都会讲到的开头。

“你不要太过于自责”周医生的安慰让杜若心中有点不以为然,这个年轻单身的男人怎么懂得为人父母的心情。

杜若慢慢站起身,走进周医生的办公室。

周医生站在办公桌旁揉眼睛,眼角带着一丝疲倦。

“不好意思,今天诊所有点忙,你久等了。”周医生温柔的笑可笑,“这几天感觉怎么样,过得开心么?”

“还可以”杜若拘谨的说道。

周医生将一盒点心递了过来,“上周出差从国外带回来的,您尝尝。”

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”杜若连连摆手,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。

“您有什么心事?”周医生试探着问道。

杜若低声道:“周医生,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咨询了,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帮帮我。因为除了你,我想不到别人了。”

杜若从包里掏出一份病例递给周医生,嘴角露出苦涩的微笑。

那个下午,杜若待了很久才离开诊所。

次日清晨,前台帮周医生打扫办公室时,看到了那份遗落的病例,上面病名那一栏清晰的写着:阿尔兹海默症。

2

杜若卖掉了房子,搬进了养老院。丈夫很早就去世了,她也没有孩子,把自己安置在养老院是她唯一的出路。

刚搬来的时候,还会有几个朋友同事前来探望,但时间久了,也就没人再来了。杜若每天起床了,就坐在院子的走廊下,静静地看着养老院的大门发呆。

她的记性越来越差,早上刚吃过早餐,出了食堂打个转,又捧着饭盆回来打饭;晚上站在房间外,迟疑着不敢进去,因为一时忘记了自己的房间号。

倒是过去的旧事,杜若不曾遗忘“我女儿小梅小时候,最喜欢吃我做的泡面了。”

“哎呦,那是垃圾食品,怎么能给小孩子吃”一起聊天的赵奶奶一脸不满,赵奶奶最疼爱自己的孙子,为了给小孙子挪地方置办一间书房,她才来住了养老院。

“我不放那些佐料的,我先把面过了水,然后放上青菜、几片火腿、再加半个鸡蛋,撒点香油、葱花……”杜若着急的辩解,她每次都会详细的讲解自己的食谱。

养老院里的老人,每到这时候,都纷纷借故走开,只有杜若一个人坐在那里,陷入那碗面的往事无法自拔?

养老院每周末会有义工来帮忙照顾老人,新加入的义工会被养老院的员工们带着介绍工作内容和每位老人。

“看,那个坐在椅子上发呆的老人叫杜若,她有点老年痴呆,常常不记得事,不过人很好,没什么脾气。”

韩小梅看到了独自坐在阴影中的杜若,正一个人不断地说着什么。

“阿姨,我给你讲个笑话听,好不好啊?”杜若抬头就看到一个满脸阳光笑容的女孩正蹲在她面前,整个人美好的看起来像个天使。

“你是谁啊?”杜若问道。

“我叫韩小梅,您以后叫我小梅就行了。”

“小梅……”杜若的记忆被拉进无限遥远的过去,在三十年前的那个下午,简陋小院里,自己说着:“小梅,妈妈去给你拿件外套,你乖乖的等着”

“对,叫我小梅就好了。”女孩再次重复。

每周,小梅都会来养老院看杜若,跟她说话,给她洗衣服,陪她晒太阳。

“哎呀真好,你这是多了个女儿呀。”赵奶奶羡慕的说,她儿子已经好久都没有来看她了。

杜若只是笑,不知道为什么,和韩小梅在一起,她总有种熟悉的亲切感,这个女孩让她没有一丝的陌生感,用小梅的话来说就是:“阿姨,咱俩特别有缘分。”

小梅最喜欢吃杜若做的面,每次小梅来养老院,她都会乐颠颠地去食堂的厨房借锅煮面。

洗青菜、切火腿,倒香油……

“真好吃,有妈妈的味道在里面。”小梅捧着碗,吃个精光。

杜若满足地笑,这一刻她感到无比幸福,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,孩子还没丢失的时候。

3

一天深夜,小梅被电话铃声吵醒,得到消息说杜若半夜起床摔倒了,被送到医院途中,一直喊她的名字。

小梅赶到医院时,接受过治疗的杜若已经在病床上睡着了。

“她刚才一直在喊着什么小梅,我的女儿……”养老院的院长是个滚圆的中年妇女,头疼的说道“你看这,她现在需要专人照顾……”

“杜阿姨没什么亲人,由我来照顾她吧。”小梅的话让院长放下心来,这样正好减轻她的负担。

看着病床上的杜若,小梅决定留下来陪夜,院长先回去了。

夜里,昏睡中的杜若不时的含混不清地叫着:“小梅……”

听着杜若梦中的阵阵呼唤,小梅心里只是觉得酸楚。

将杜若接到自己家里休养,小梅费了好大的口舌工夫,“你腿伤了,需要人照顾,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住,正好可以照顾你……”

杜若被小梅强行带回了家,一路还叨念着等好了就回养老院,不给她添麻烦。

“杜阿姨,你住这间,东西我已经买好了,你看喜欢么”

杜若慢慢的看着这间卧室,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熟悉感,也许是很久没有过家的感觉了吧。

韩小梅开了家网店,工作全在客厅那台电脑上进行,基本不用出门,杜若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时,她就在键盘上和顾客杀价。晚上吃过晚饭,小梅就会推她去小区花园里吹风。

“小梅,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你的爸爸妈妈?”杜若问到

“他们有什么好说的,在国外天天催我出去跟他们一起住,烦都烦死了。”小梅笑着打哈哈。

杜若心想,小梅这样无忧无虑长大的女孩,恐怕是从来不缺爱的,想到自己的女儿,不知道她现在会在世界的哪个角落,过的怎么样。

“阿姨,我去超市买点东西,你在这等我一下,我从超市回来,咱们一起回家。”小梅叮嘱着。

等她离开没一会,不远处跑来一个神色慌张的的男人,“你看到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没有?”

杜若木讷地摇摇头。

男人的神色更加慌乱,大声的喊着“宝儿,别吓爸爸呀,宝儿,你在哪呀?”

恐慌的声音把杜若拖拽进黑暗的往事中,那个模糊不清的下午,虚掩的院门大肆敞开,她沿着巷道,疯了一样逢人就问:“我的孩子,有没有谁看到了我的孩子……”

小梅拎着一袋子蔬菜走进小区,迎面看到一个年轻的父亲着急的抱住女儿,正在教育她:“以后不能乱跑,知道不知道,爸爸快吓死了。”

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调皮地吐吐舌头,撒娇地搂住爸爸的脖子。

小梅觉得这画面真是温馨炸了,她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,就看到停在草坪上那个空荡荡的轮椅。

4

医院急诊室里,小梅罕见的发了脾气:“我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吗?要是走丢了怎么办…”

小梅是在小区外不远的一条马路上找到的杜若,当时杜若正一瘸一拐地费劲向前走,还不住地四处扭头张望。

“我想帮忙找那个男人找孩子……”杜若低声解释。

“找什么孩子,孩子早就找到了,你看你把自己弄得,你不知道自己伤还没好吗?”小梅训斥着。

一旁的医生看不下去了,“行了,你对你妈这什么态度,说话小声点……”

杜若慌忙解释:“我不是……”

小梅抹了把眼泪,“我跟我妈怎么说话,你管得着吗?你妈丢了你不着急啊……”

杜若的解释被咽回了肚子里。

那天之后,小梅走哪都带着杜若,形影不离的。杜若的腿一天天好起来,已经可以扶着墙慢慢走路了。

小梅晚上熬夜,一直睡到快中午才起床,杜若进厨房给她做了一碗面,小梅夸张地喊到:“好香啊。”

杜若笑得眼睛眯了起来,“你啊,跟我闺女一个口味。”

小梅笑容停在嘴角,她慢慢地说:“阿姨,要不我当你闺女吧,反正我也叫小梅,好不好。”

“好啊,我一直都拿你当闺女看。”

“我是说,让我当你的亲闺女,让我照顾你,跟你生活在一起。”

“那怎么行,那不行。”杜若使劲摇头。

“怎么不行,反正你亲闺女也丢了,她现在不知道在哪叫什么人妈妈呢?没准她早忘记你了……”小梅的话还没说完,杜若就腾地站了起来。

“别说,别说了——”杜若摇摇晃晃走进卧室,把自己锁了起来。

夜里,小梅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烦意乱地走到客厅想要喝水,却看到餐桌上,中午没吃完的那碗面条下压着一张纸条:小梅,谢谢你的善良,可是,你是属于你妈妈的,我不能因为我的女儿丢了,就抢别人的女儿,我回去了,别担心,我有养老院的地址,出租车会送我的。

小梅楞了,呆呆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:“我又搞砸了。”

泪水滴落碗里,这碗面,杜若又忘记放盐了,但吃到小梅嘴巴里,全是又苦又咸的味道。

5

杜若回到养老院,很长一段时间,小梅都没出现。

赵奶奶安慰:“想开点吧,非亲非故的,哪能跟你亲近一辈子,亲生的都靠不住,何况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呢。”

赵奶奶的儿子全家移民了,给赵奶奶留下了一笔钱,还有一句看似关心,实则绝望的话:“妈,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杜若不言语,只是默默望着养老院门口。

这天一大早,养老院的人被杜若大声叫嚷的声音吵醒。

“我的包呢,有没有人看到——”杜若各处翻来找去,她有一个宝贝的小包,这是养老院里的人都知道的,谁也不知道那里面放了什么,她从来都不让人碰。

院长提醒杜若:“会不会忘在小梅家了,你去她家的时候回来收拾行李,我记得你把小包放包里了。”

院长的话提醒了杜若,她打通了小梅的电话,却没想到,电话接通时,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“哪位?”

“我……我想找一下小梅。”杜若握紧电话。

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。

“她现在不方便讲话,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。”

杜若和男人在电话里约定了见面时间,男人按时开车来到养老院,把她接到了小梅家里。

在车上,杜若不时打量男人。

“怎么了,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男人下意识地擦擦脸。

“不是,就是觉得你很面善。”杜若笑了笑,低下头。

男人不再说话。

在小梅家里,杜若并没有找到她的小包,她将自己住过的那间卧室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可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。

男人看到杜若失望的样子,把她带进小梅的卧室,“也许,你可以在她房间找一找。”

“这——合适吗?”

“没关系,你那么重视那个小包,小梅不会怪你的。”男人倚在门前,让杜若别介意。

小梅的卧室干净,简洁,很容易找,杜若在力所能及所能翻到的地方都翻了个遍,依然一无所获。

在衣柜的最下面,杜若看到一条黄色的小裙子,领口还绣小梅两个字。这样的裙子,领口处一针一线绣出的字样,杜若不敢相信地攥紧了手中的裙子,脑海中浮现出女儿离开自己的那一瞬间,还有孩子天真的笑脸,这些记忆模糊不清,却又如潮水般汹涌翻腾。

杜若昏倒前,男人听到她不停地叫着:“小梅……”

6

病房里,小梅睁开眼睛,看到杜若坐在她床前。

“醒了,你睡了好久了,想吃点什么?”

小梅还没张口,杜若就站起来,“我知道,你从小就喜欢吃面,你等着,我去医院食堂看看。”

杜若急匆匆地离开病房,小梅看着男人,“你都告诉她了?”

男人耸耸肩:“她自己发现的,你藏在衣柜里的那条裙子,让她想起了过去。”

“想起来也会慢慢忘掉的。”小梅想要直起身子,被男人制止。

“刚做完手术,先躺着,你为什么不肯认她?还恨着她么”

“不”小梅拿出枕头下的一个绣花小包,里面是一根录音笔,“听到这个,我就恨不起来了”

录音笔里,杜若的声音慢慢响起:

“周医生,这三十年来,我其实一直活在谎言中,我骗了所有人,包括我自己。(原题:《谎言背后》作者:风雨同程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【公号:dudiangushi】,看更多精彩)

大家都在看:
《幸福有配方》将播 归亚蕾戏内“作妈”戏外乐活反差大
《人民的名义》李达康吴刚年过半百,身手矫健,却不堪吴京蹉跎!
陈凯歌曝出娱圈黑幕,直言不想儿子干这行,称自己已与圈内隔绝
港股午评 2018年2月22日
影帝落难他援手,有情有义!张卫健张含韵等半演艺圈都感恩
《欢乐喜剧人》是中国第一烂片吗,老郭又有何感想
迪丽热巴生日送福利,关美颜直播简直就是小仙女本仙
搞笑GIF趣图:神一样的男子!洗涮涮洗涮涮,可以说很强势了!

  •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