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娱乐独家

《银翼杀手2049》这部电影你看懂了吗?

时间:2018-02-13 05:44 编辑:第十视角 类型:娱乐独家 阅读量:215

昨天小编看了一篇关于《银翼杀手2049》票房失利而导致裁员的文章。文末网友纷纷评论这部电影又长又臭,根本看不懂,因此小编转载了《龙斌大话电影》中这一期专门解读《银翼杀手2049》文章,希望能帮助大家对电影有一个全新的认知。

对普通影迷而言,接受一部被誉为“旷世杰作”的经典,往往不像看上去那么轻松。尤其是那些主题超前、内涵晦涩难懂的电影,往往要历经多年的重新审视和检验,才能被冠以日后的高度评价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雷德利•斯科特执导的《银翼杀手》上映初期,惨遭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滑铁卢,却在此后30多年间,随着人文思潮演进与技术迭代,逐渐上升为影响深远的殿堂级神作,被《卫报》、《完全电影》等多家权威媒体推选为影史科幻片top1。关于影片自身承载的信息量与背后深意,至今仍延伸出角度多样的观点,供人们沉浸其中,反复解读回味。

在老版问世35年后,续作《银翼杀手2049》的亮相,无疑为萧索阴冷的秋日添上几分华彩。影片集结好莱坞业内顶级的制作班底,既有雷老爷子担任制作人,保证了影片承接上部的连贯性,更有罗杰•狄金斯和汉斯季默为视听水准保驾护航。而导演丹尼斯•维伦纽瓦作为近年来名声大噪的影坛新锐,时常娴熟游走于商业制作与高冷文艺片之间。多位重量级罗汉的加盟合作,一同奉上了这道万众期待的银幕盛宴。

新作上映一个月以来,得到了评论界的交口称赞,“全面超越前作”、“21世纪最棒的科幻片”,而与一边倒的出色口碑形成反差的,是再度折戟沉沙的票房。哪怕在近几年观影热情飞升的中国市场,该片的商业表现也远不尽人意。系列品牌的受众有限,加上维伦纽瓦在片中植入的一系列风格元素,都对观影门槛提出了不小的要求。和偏重娱乐性的科幻片相比,这更像是部披着科幻外衣的文艺大片,因而注定了在主流市场上表现低迷,难以俘获大批观众的青睐。

尽管重启遇冷,贯穿银翼杀手系列的哲学母题,与对其产生的热切探讨却是不容忽视的。我们可从中找到一面预言未来的明镜,它将冰凉而潮湿、颓败而荒芜的末世景观,过滤为照亮人类思想和精神世界的启蒙之光。挖掘二者间内在的逻辑关系,也是在探索科技与人性、文明与现代存有的层层冲突与关联。

《银翼杀手2049》的故事接续上部30年之后,为交代这期间发生在洛杉矶的黑暗往事,官方在电影上映前推出了三部短片,其中关键的转折点指向了2022年。复制人戴克带着瑞秋失踪后,一场电磁脉冲爆炸造成地球熄灯数周,这场大断电不仅敲响了泰瑞公司的丧钟,更将人类与复制人的冲突引向高潮。于是在新版开场,观众看到了与多年前相比更为荒凉的景象:漫天黄沙中,警探k追捕着复制人的下落,同时步步逼近一个事关复制人进化的重大秘密。

《银翼杀手》系列魅力的源头,很大程度奠定于菲利普•迪克原著小说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的设定之上。在这部里程碑式的科幻小说中,作者将沦落后的地球描写成满目疮痍的垃圾场。泰瑞公司作为大企业垄断的隐喻象征,通过发展基因改造技术,批量生产出复制人,他们在完成任务后合法退役,也即被同类猎杀。而分辨人类与复制人的关键,是一种测试同理心的“维甘特测试”,用于定位无法移情的复制人。

在老版开头,戴克执行任务时进行的人性测试使人记忆犹新,这一场景交代了整个故事的基本设定,意在强调复制人和人类在情感体验上与生俱来的差异。而新版中,泰瑞公司被实业家华莱士买断后,淘汰了原有的移情测试,取而代之的是复制人眼中的一串序列码,使他们更便于识别。

尽管拥有这层冰冷到近乎绝望的设定,但在赛博技术高度发达的未来,并不乏温情动人的亮光。无论是瑞秋得知自己复制人身份后滑落的泪水,和她与戴卡德之间逾越尘网的恋情,以及新版对警探k一角的着重刻画,都在反复向观众昭示着,记忆可以被移植和再造,但与宿命用力对抗的真实情感,却值得信赖和珍惜。

就像复制人Roy那段动人肺腑的台词:“我见证过人类无法相信的事物。”不论雨幕中长钉刺穿掌心的悲壮,还是雪花融在手心的诗意,都将传统的物种对立升华至关于存在本质的探讨高度上。当虚幻与真实的距离日益模糊,面对自我身份边界的质疑、诘问和思考,构成了影片血肉丰满的文本。

回溯雷德利•斯科特的产出经历,可以发现多处与之相近的思想脉络,从《银翼杀手》、《异形》系列、《汉尼拔》到《火星救援》,他一直在横跨风格题材的尝试中,以多变角度对人性加以解剖。今年上半年的《异形:契约》,结合人工智能这一风口,再次引发了对人类未来的忧虑。人类以造物主的身份自居,决定生命的进化规律,却在技术风暴的裹挟下失去平衡,落入被奴役和控制的命运,正如《银翼杀手》中对复制人团体的担忧。值得一提的是,两部影片中都出现了仿生人的眼球特写,作为感知外部的标志性画面,曝光出藏在科技面纱后的无穷可能。

从复制人Roy,到智力超群的大卫,再到严肃而深情的警探k,对于克隆人形象刻画的进步,其核心价值正在于打破固有的人类中心观,赋予仿生人思想的光环。而在技术不断推进的现代社会,围绕克隆技术引发的数轮争议,与其说关乎复杂的伦理尺度,不如视作对机器拥有自主人格、从根本上动摇世界秩序的忧心。正如创造本身作为一项伟大的艺术,既能高贵如上帝,也能邪恶如魔鬼。

《银翼杀手2049》中,洛杉矶警署的中尉乔什为阻止城市暴乱,派出k追捕复制人,最终在和复制人拉芙的对峙中丧命,这一极富张力的场景暴露出技术潜在的危机和争端。从1996年首次用成熟细胞克隆出的多利羊诞生,十几年来,克隆技术的发展令人目不暇接,克隆人也已不再是科幻作品中的梦想,坊间不时传出移植婴儿胚胎的大胆言论。与之相对的是人们对此持有的保守倾向。众多国家政府、国际组织明确表示反对克隆人,并制定出有关法律,科学界也基本持抵制态度。

那么,克隆技术究竟触动了那些道德边线呢?这个要从克隆技术的应用层面说起。克隆技术如果应用在农业领域,可以在短时间内孕育出大量的优质农作物品种,比如抗虫、抗病、抗倒伏、扛盐碱度等等,对于提高农作物产量、扩大培育区域都会有显著的作用。同样,如果作用于畜牧业,就不必依靠随机性强的遗传,而是直接克隆出优良品种的奶牛、绵羊等等,为人类提供更多更好的肉蛋奶。如果应用于医学,就可以得到用于治疗遗传病或者移植的器官。除此之外,还可以应用于拯救濒危野生动物等其他领域。

当我们清楚克隆技术的应用之后,就很容易理解这项技术的负面影响了,那就是对生物本身的尊重,这其中最突出,也最容易理解的是医疗领域中的矛盾。很显然,医疗领域应用的过程,都是为了拯救本体,而牺牲克隆体,如果克隆体是单独的器官或者组织还好,但如果克隆体是一个完整的生物个体呢?牺牲一个生物的生命,去延续另一个生物的生命,无论怎么看都是不人道的行为,有关这个矛盾,在电影《逃出克隆岛》中有着非常明确的体现。

即便刨除医学领域,克隆技术仍然面对着伦理学的困境,克隆体的出现,意味着被克隆的本体不再具备生物的独特性,而克隆体本身,也很容易被区别对待,成为受歧视的对象,甚至沦为科研的手段和工具。因此,虽然没人能否认克隆技术对于医学领域、濒危物种拯救的促进作用,但在目前理论研究薄弱,和与之配套的法律体系尚处空白的状态下,克隆人的出现,意味着两性繁殖体系的瓦解,势必将对现有的社会关系、家庭结构造成难以承受的巨大冲击。一旦被牟利者无节制地滥用,更将带来超乎想象的恐怖阴影。或许科学本身无需责难,而正是其间属性模糊的未知地带,催生出旷日持久的讨论,也给了人们遐想和创作的空间。

除了打磨精细的剧作外,影片对视觉风格的打造同样令人惊叹。导演维伦纽瓦在还原前作氛围的基础上,融入了个人对30年后废土美学的想象,包括一系列开阔的景观视野,反复变化的色块拼接、室内外的光线对比,在暗黑的叙事空间下,达到了和谐统一的美感。而这些风格化影像在服务于剧情的同时,和影片主题一样,同是对前作的继承与发扬光大。

年近八旬的雷导以制片人身份坐镇,让《银翼杀手2049》保留了旧版的赛伯朋克影调。其中最具辨识度的,无疑是巨大的全息投影广告。形体优雅的芭蕾舞女在霓虹闪烁的都市间穿梭,给人以深刻的视觉印象。

全息投影技术在现实中也有研究和应用,只是目前的技术并不成熟,其主流的实现原理,正是将物体的全部信息通过光的干涉和衍射,记录并再现。以照片拍摄为例,通过记录物体呈像的光强,得到包括颜色、轮廓等在内的二维画面,这些画面仅是物体的部分信息。倘使物体的运动轨迹、空间距离等通过技术得以留存,才能获得在大街上任意漫步的全息投影。

提起现实中的全息投影,喜欢二次元的朋友们一定会想起“初音未来”,这个来自日本的电子偶像,已经不止一次的举办过全息演唱会。在这里,我们有必要用严谨的科学态度,泼大家一盆冷水。初音未来的全息演唱会,并不是真正的全息技术。

就上我们上面说的,全息技术,应该通过光的干涉和衍射形成,而初音未来式的全息影像,是利用透明的介质当做投影幕,让观众看到投射出来的影像同时,看不到作为介质的“幕布”,如此一来,形成了二次元人物活跃于现实舞台的奇妙观感。正是因为这类“伪全息投影”对投影介质的需求,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初音未来的演唱会,是扣在一个类似商场玻璃展柜似的透明罩子里的。

当然,我们并不是说“伪全息投影”技术含量低,初音未来的透明幕布,也是满满的黑科技,因为这样的介质,必须具备高反射率和高透光率两种相互矛盾的属性。为了在保证透光率的前提下增加反射率,比较高科技的方式就是利用激光蚀刻,在透明介质中生成无数显微尺寸的棱镜,如此一来,照到棱镜的光线可以得到反射,而没有照到棱镜上的光则可以通行无阻。

回到真正的全息投影技术,目前的一种实现手段,是利用高功率的激光在空中聚光,然后焦点附近的空气就会被电离,形成所谓的“超颖表面”,然后将激光投影投射到这个区域,因为电离区域的折射率发生了改变,就可以形成投影,让影像真的凭空出现在眼前。

很明显,光是高功率的激光,就决定了这项技术的技术门槛和安全门槛,那么除了电离空气之外,有没有其他更加廉价、安全的介质呢?答案自然是肯定的。存在于空气中,并且能改变折射率的介质很多,最常见的,就是水蒸气,和对我们不离不弃的雾霾……特定大小的粉尘颗粒,就像是“伪全息投影”介质中的棱镜,而水蒸气也会因为体积和密度,对折射率产生影响。然而在实际应用中,我们可以控制粉尘颗粒的大小,但是很难保证颗粒不会对人体或环境产生危害,而水蒸气则难以控制密度和大小,因此,现有的以水蒸汽、薄膜等为主的全息投影介质,远未达到真正的全息投影标准。

然而人类是天生喜欢冒险挑战的动物,即便面对诸多限制,依旧会有人想要进行尝试,比如财大气粗的迪士尼,就曾经考虑过投资研发水雾式的全息投影,一旦真的成功,那么就可以像电影中那样,和二次元角色亲密接触了。迪士尼对全息投影的兴趣不是一时兴起,因为,它是最早将全息投影概念应用于实际的公司之一。

去过迪士尼乐园的观众应该知道,在景区“幽灵公馆”中,可以看到房间中出现的类似鬼魂的人物。半透明的造型和哈利波特中的鬼魂非常相似,唯一的区别,就是观众只能隔着玻璃墙远观,不能近距离接触。如果单从游客的观感来说,“幽灵公馆”也达到了全息投影的效果,而实际上,迪士尼利用的是一种独特的物理现象,并不是真正的全息技术,这种物理现象叫做“佩伯尔幻象”。

佩伯尔幻像最早发现于1862年,形成的条件非常简单,首先要有两个相邻的房间,组成L型的结构,两个房间之间用玻璃隔开。其中一间没有光线,另一间有光线,没有光线的房间放置上一个物体,而有光的房间是空的。此时,如果从正面向有光的房间看时,会看到无光房间里物体的投影。

佩伯尔幻像只是一种光学反射现象,并不是真正的全息投影,真正成熟的空中成像技术需经过海量数据处理,以人类当前的技术手段根本无法实现,仅能在美国少量的顶级实验室中进行开发。所以,绚烂无比的全息投影,还局限在大银幕中。

《银翼杀手》除了绚丽斑斓的户外广告,新版中还设置了一个有趣的角色:警探k的人工智能女友乔伊。她外表甜美,思维灵敏,鼓励k发掘自己的身世之谜,却受制于没有实体的缺陷,只能给予有限的精神慰藉,或是附着在人类女性身上和k肌肤相亲。

类似的情节让人转而想起斯派克•琼斯的《她》,和AI谈恋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,早在2007年,英国知名人工智能专家大卫•利维便写了一本观点前沿的书——《和机器人谈恋爱,和机器人做爱》;在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上,siri、微软小冰、小娜等聊天机器人相继入驻,通过语音交互技术实现和用户对话;日本成批生产仿真美女机器人,用以陪伴和外界存在沟通障碍的人群。如若将情感反应视为提前编好的生物代码,这样的人机结合倒算不上离奇。

而在电影中压抑的末世环境下,记忆足以以假乱真,情感成为昂贵的稀缺品。为满足底层的情感需求,人工智能伴侣应运而生。K在片中利用先进的显形装置,和乔伊在雨中亲吻。随着裸眼立体成像技术的发展,通过人工智能模拟出这种“虚幻”的真实触感也将在未来成真。

相比于第一部中人类与克隆人的恋情,k和乔伊的爱情更具有鲜活的时代特质,这些贴心的虚拟女友像是对现代消费和复制文化的暗讽。片中乔伊离开后,k在桥上和暧昧的霓虹广告对视,顷刻意识到二人间的关系不过是一段虚幻的映像,乔伊只是一款诞生于流水线上的智能产品,折射出消费者心中因落寞而生的欲望。

同时被打破的幻想,还有k对自我身份的认定。当复制人军团首领告知他并非戴克和瑞秋的孩子,只是一个迷惑敌人的诱饵时,k放弃了救世主的想象,转而以拥抱宿命的牺牲姿态,划破大雨滂沱的夜色,走入冰天雪地,凝成一尊诗意的雕塑。这样的结尾方式,亦是对老版悄无声息的致敬。

作为贯穿整部电影的灵魂,主角K的命运数次扭转,和他最终选择的自我救赎,再次将观众带回那个终极的哲学命题:我是谁?我从哪儿来?到哪儿去?类似的追问构成了影片反思的基础,也散布在不计其数的科幻作品中。从200年前首部科幻小说《弗兰肯斯坦》面世以来,人性与科技的缠斗便被反复演绎,在戏剧幕布下不断变换着轮廓与修辞。

有关科技对人类的辅助和伤害的讨论从未停止,从科学怪人,到仿生人,再到投影人,阶层序列的补充更新,除去模糊人作为单一物种的概念外,也充分体现了现代化进程中科技与伦理道德的尖锐矛盾。越过上帝创造生命产物的做法,既有悖于传统的宗教信仰,也对现有的伦理体系提出了很大挑战。当科学缺乏理性制约,注将孕育出无数恐怖的怪物,带来诅咒和报复。影片中核辐射之后苟延残喘的地球环境,便是人类被技术吞噬的生动写照。

在因核污染而废弃的赌城,当k从硕大的雕塑间缓步穿过时,视线中闯入一群嗡鸣的黄蜂。极端环境下涌动的生命力附在手掌上,使人联想到复制人的命运。他们在家园走向衰竭时顽强反抗,努力摆脱被奴役和猎杀的悲剧。这些由恐慌孕育而生、无法被理解的生命形态,和所有徘徊于主流之外的群体一样,揭示出人类自我认识的局限性。只有充分了解自身,才能用心倾听孤独的影子,找到与对方和解的出路。

人们朝拜科学,同时畏惧科学,皆是出于对陌生世界的复杂情感。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,还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和事物。而所有辽远宏大的景观,最终定格成心灵眼瞳中的倒影,讲述着何为真实,何为虚假,讲述着人何以为人,以及那些自古以来伴随着文明进程,一并沉淀下来的困惑。唯有积极思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,才能持久搅动人性的波纹,在末日寂静的废土边缘,触摸到无比梦幻又极其真实的温度。

大家都在看:
晋D车主:2月1日起长治严查这种开车行为!交警放大招!
这家藏在上海闹市里的的私房菜会所 一天一桌没有预定吃不到
这洗澡真牛逼,惊呆了
广安市邻水九龙镇:远离“中心”就是“中心”
51岁田震近照曝光,满头白发,疾病缠身,提起那英只说三个字:她不配!
“挂在天上”的村庄,猪养大运不走,与世隔绝有人一辈子没下山
她比王菲还要传奇,二婚嫁给小11岁音乐人,李宗盛为了她独守空房
《红海行动》登顶,冯小刚所谓的硬菜真的是看得我喘不过气来

  • ()